migangel

关注 40 粉丝 26 小组 83
真诚 大爱 我存在!

感情故事直播间

当你濒临边缘,“反道而行”是治愈的关键

我的前未婚夫已经和我分手4天了,他离开了和我们的两个孩子(我的儿子和他的女儿)共有的家,但我却仍留在这儿。虽然我遭遇到一些小的磕磕碰碰,但还没完全到达崩溃的边缘——之前我常常因为边缘危机而住院,因为当时我觉得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自杀。

今天醒来后,我独自一人去看了我儿子的篮球比赛。我全神贯注地看着篮球场上的孩子们,将此刻铭记于心。之后我从阿尔伯克基出发开车前往圣达菲,然后花了几个小时,与一个很棒的编剧做了电视连续剧的推广广告,他为了能和我碰面(当然这只是部分原因)从洛杉矶飞到新墨西哥州。我完全没有提及我的个人问题,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哭或者发疯。

我把这一切归功于辩证行为治疗(DBT),我是两个月前才真正开始认真研究DBT的。那时我的前未婚夫第一次想要离开我。虽然我一心求死,不过还是足够理智地打了911求助,最终因此住进了医院。我最近才被确诊为边缘型人格障碍(BPD),但DBT一直在帮助我与我的生命作斗争。我正以光速学习,我以前从未理解那么多东西。我下决心要把这个诅咒从我的思想、身体、心灵以及灵魂驱逐出去。谢天谢地,BPD是能够通过努力,控制和DBT,被有效治疗甚至治愈的少数人格分裂之一。

在这段令我痛不欲生、难以承受的离异经历中,我用我的悲惨境遇来记录我的走出那个状态的旅程。那个状态对从前的我而言是彻头彻尾的地狱,可能会使我命丧黄泉,但这对现在的我而言,更像是一个深邃而漆黑的炼狱,但只要我足够努力,总有一天我能走出去。

我用这个博客来记录,当我面对难忍的情绪痛苦时,我如何换一种方式去处理,这是我人生中首次这么做。我希望通过与我的障碍坦诚相待,并且记录点滴成功与失败,我也许可以为其他患有情绪失调问题的人,带来一些治愈和改善心理健康的希望。

但我必须承认,昨晚是迄今为止我表现得最糟糕的一次。我一点也不引以为豪。昨天我13岁的儿子从他爸爸那儿回到我这儿,这是他第一次直面他认为可能成为他的继父的人,那个他挚爱、依靠和信赖的男人(在我和他爸爸离婚后,他能这样并不容易)不辞而别这一现实。他很受打击。

尽管接受这个男人在我生命中缺席已经令我痛苦不堪,看到我的儿子也要面对这个事实对我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我同时承受了我和我儿子的深重痛苦。人们脑中有一个活跃的边缘区域,在那里,情绪被放大,变得难以掌控。与她们自己相比,慈母们更容易为孩子感到受伤,这一事实让事情变得更复杂了。这是对我的一个巨大的挑战,我有点受挫了。我想谈谈这件事,因为我认为对于在治疗中寻求更好的生活和行为的人而言,了解到这不是直线上升,而是一个时不时会有锋利獠牙刺下来的曲线过程,这一点很重要。

最终,我在我儿子面前哭了。他强忍住自己的眼泪和窜上的怒火。我建议他和我分享他的感受,他说,“我不哭,现在照顾你是我的责任了,你现在很伤心,除了我,你没有人可以依靠。”

我犹豫了。“不,还没到你来照顾我的时候,”我告诉他,“诚然,我现在很悲伤,但你永远不需要照顾我,我在你身边照顾你是我的职责。尽管我哭的时候看起来很吓人,但你要知道,这仅仅是一些人宣泄情感的方式。当你深深地爱着一个人的时候,需要时间来遗忘他们。就像沙漏,唯一的区别就是沙子从上室移到底部需要的不是一个小时,而是数月,也许是数年。它流动地很慢很慢,也许看起来几天都没有变化。然后有一天,我保证,你醒来后意识到上室已经没有沙子了,再一次地,一粒都没有。孩子,时间会治愈我们。你并不需要为我的错误或者是那个男人的离开而负责。”

听到这些话从我的嘴里吐露让我觉得有了些许力量,我重振了自我。如果在过去,也就是两个月前,前未婚夫首次试图离开时,我将会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趴在我儿子身上寻求支持,然后对他的关怀备至,企图帮助而感激涕零。不会再这样了,我比以前更明白,在处理失去问题方面树立一个好的榜样尤为重要。很大程度上由于在他还是个孩子时,那两个(不是一个)爸爸在他生命中来了又走,他就得时刻想着把一个女人从烂摊子里拯救出来,显然我的前未婚夫是这样想的,但我不希望他这样长大。我希望他能被健全的女人吸引,那种我正在努力成为的女人,而不是像曾经的我那样。

我们在电视上看了四集我最喜欢的喜剧《公园与游憩》,我以前从未像这样和我的儿子开怀大笑。按DBT的说法,看喜剧这个简单的举动叫做“分心法”。DBT的 创始人玛莎林纳涵博士告诉我们,当患有BPD的人面对难以解决的巨大情感危机时,必须通过别的东西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如果这些东西让我们感到愉悦就更好了,如轻快的音乐、娱乐活动、商业小说(她称其为“垃圾小说”,但我现在愿意去看看)还有喜剧。那什么对分散注意力有害无益呢?悲伤的音乐、爱情片、酒精和任何加剧当前痛苦情感的东西。正因如此,我们坚持看喜剧,时刻保持光明面。然后我的儿子去睡觉了,我也独自回房。我侧卧而眠,尽量不去幻想我还和我的前任同床,就像之前那么长岁月里那样。然后绝望感再次把我淹没,因为我还没有洗床单。他那边的床仍然散发着他的味道。就像那样,我不再是那个因莱斯利诺普(《公》的扮演者)而哈哈大笑的坚强的妈妈,而变成了被赶出家门的无家可归,无依无靠的可怜小孩。我感到恐惧、抵触又自责,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喔不不不!这不可能是发生!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啊,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上帝啊,请你让它停止吧,我喘不过气,我食不下咽,我再也受不了了,打住吧,必须停止!我止不住地想,想象也许是一把枪,或者一把药,或许开车到山顶,或许手臂上一道暖乎乎的伤,或许久久地闷在浴缸里,因为他离开我了啊,没有他我是谁我是谁他去哪儿了为什么他会恨我!

如此云云。

由于这小小的触发点,我的痛苦翻江倒海,我几乎要窒息。在我能够意识到这点之前,我的脑袋像开了工地的夜间照明灯一样。我惊慌失措——我绝没有夸大我的恐慌。这种感觉和我被熊袭击没有什么不同。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就是这种感觉。就像溺水,或者面对行刑队,我无能为力,做不了做不了做不了,我,只想走出这种情绪。我的生命,道阻且长。如果没有他的话,没有一点意义。

我栽了跟头。

我没有遵照我的治疗师卡罗尔的建议,把我想对前任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扔掉,相反,我直接给他发了短信。我本不该这样,但我的确做了,好几次。我请求他如果可以,和我的儿子保持联系,我问我们能否做朋友,能否时不时一起出去玩,找点乐子。

没有回应。

我的前任似乎采取了“断绝联系”的方法,也许这样对他是健康的,而对我是仁慈的。但这让我陷入了更深的恐慌。为什么他不再爱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总是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我这么不招人爱……这些狂热而无理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幸好我还有一丝自制力,没有把这些最糟糕的东西发给他。我没有乞求他,这是一个进步,但我还是搞砸了。我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写我正吸着他的枕套所发散的醉人芬芳,说我多么想念我们肉体的缠绵,这是确确实实的,但是发短信给那个求我放手的男人也是不合适的。

还是没有回应。

然后我停了下来,对我又栽了跟头,回到过去那个无用的绝望模式感到愤怒。我做了些调整,开始冥想、深呼吸、思考我的可爱之处、回想我的优点、我做对过的事和我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这是我所做过的最为艰难的事,但我强迫自己不要冲动,不要伤害自己。我想起了上帝和信仰,我想起了人生路漫漫,前路未卜,每次我觉得我失去了所有时,事实上逝去的只是为更好的东西腾出空间而已。我把我的痛苦交给上帝去承受,我重新获得了平衡、信仰和平静。我仍然很痛苦,但我已经不再无助、绝望或恐慌。我过热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我重新变得理智。他的枕头浸满了我的眼泪,我枕着它睡着了。

今早我醒来时心中还怀着一丝愚蠢的希望。我立刻查看我的手机,看他是不是或许会回我短信。一些话、任何话,哪怕是叫我去跳河也比静默的无线电好。

除了取消我们谷歌日历上记录的每周二晚上的约会,他没有任何回应。离我更远,这就是他的回应。

排山倒海的痛苦让我觉得我快要吐了。我哭干了眼泪。悲伤,焦虑,恐慌和痛苦让我心力交瘁。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DBT的另一个核心技巧,“反道而行”。我们这些情绪失调的人,不堪失控的情绪之重,往往在那一刻冲动行事。我们希望及时修复我们的痛苦和不适,所以我们立马任性而为。如果愤怒,我们就攻击别人,因为这是愤怒的表现;如果悲伤,我们就崩溃、逃避,因为这是悲伤的表现;当想念某个人,我们强迫自己进入他们的世界企图接近,因为这是想念某人的表现。但我们因此伤害自己的最多。

DBT告诉我们,强烈的情绪驱动行为的结果往往与我们的期望背道而驰。事实上,这也许是我们能做的最容易自我毁灭的单个行为了。DBT说,如果你想要有效解决你的情感危机,就必须与你最初忍不住做的事,反道而行。

意识到这点后,我整个早上都没拿起电话联系他。上帝啊,是的,我疯狂地想念他。我爱他至骨髓,但他已经决定了离开。对此我无能为力。患BPD的人必须深刻清醒地意识到,你不能强迫任何人主动想要和你在一起。这是他们的选择,而不是你的。即使你暂时绑住了他的人,他也不会留下来的,因为你绑住他们的极端行为让他们比以前更厌恶你。古谚说得对:爱他就给他自由,如果他回到你身边,那么他是你的。反之则他从来不属于你。

通过乞求、强迫、发短信、打电话、抱怨的方式,告诉他自己多受伤或者多想念他,这一切只会让一个决心离开你的人更加确定当初离开疯狂的你是个多么明智的选择。当谈及尊重他们的愿望、需求、选择和自我时,你坚持与他们分享你的情感状态,任性地要求他们去帮你解决,只能说明你完全缺乏界限。你试图强迫他们爱你,这样你就可以修复你古怪而痛苦的情绪,但这是你所能做的最自私的事。那一刻,你并不是爱任何人,你只是爱自己。我意识到,爱他,我就必须作出他所渴望的改变。

我今天没有再给他发短信。我的目标是不再与他联系,就像他所做的那样。我对此有些紧张,但我必须这样做。你知道吗?一旦我开始这样做了,我发现这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糟糕。每次我拿起话筒,又什么都不做地把它放下,我感觉离胜利又进了一步。我正在这样做,我正在处理它,虽然我并不完美,但我正在进步,这难道不是重点吗?

所以,记住这一点吧,我的正处边缘的朋友。抑制住你的冲动,冲动不是你的朋友。这些强烈的情感和冲动都是过去的模式了,也许你的应对机制由来已久,也曾帮你度过一段艰难岁月,但现在,它只会让你支离破碎。控制住自己,通过欢乐有趣的事来分散你的注意力,然后别做你“想要”做的能“缓解”你的痛苦和忧伤的事。在BPD颠倒的世界里,通常我们只能通过“倒挂金钩”,才能学会像别人一样看待事物。




0

深有同感

0

抱抱

0

呵呵

0

沟通无望

0

0 个幸福客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这里有 0个讨论,你怎么看?

 

请先登录,参与讨论

获得“隐君子”勋章才可以戴面具哦!去 获取该勋章

下一篇:妻子被人骗财骗色,我该怎么办?

猜你喜欢

  • 【nickname】这个称呼专属于你
    【nickname】这个称呼专属于你
    1808浏览214关注
  • 【nickname】是母女,更像母子
    【nickname】是母女,更像母子
    1269浏览279关注
  • 【nickname】+姐妹花
    【nickname】+姐妹花
    2450浏览149关注
  • 【nickname】+老板娘,今晚有汤喝吗
    【nickname】+老板娘,今晚有汤喝吗
    4194浏览250关注

小组动态

  • 【小囍】没有五十度灰,一样duang出快感!
    【小囍】没有五十度灰,一样duang出快感!
    2836浏览200关注
  • 亲爱的,容我许一个心愿,与你白首不相离
    亲爱的,容我许一个心愿,与你白首不相离
    4728浏览274关注
  • 致李先生
    致李先生
    2414浏览230关注
  • 【nickname】+姐妹花
    【nickname】+姐妹花
    2450浏览149关注